2020年12月03日 星期五 搜索 | 加入收藏 | 设为首页

李白的诗酒精神
2020-06-19 16:34:05 来源: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公司

李白的诗酒精神

酒,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已不仅仅是一种客观的物质存在,而是一种文化象征,即酒神精神的象征。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,这是不少古今中外艺术家获得创造力的重要途径。

李白,号青莲居士,有酒仙、诗仙等雅誉,终生嗜酒。杜甫写诗称: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实际上,酒神精神主要是指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,在我国文化中,酒与诗、酒文化与艺术精神的关系则十分紧密,诗就是酒,酒就是诗。所以,我国的酒神精神也可以叫做诗酒精神。在儒家文化占主导地位的中国,像李白那样高唱自由之歌的人十分少见。李白在激情的激烈进发中,忘却了现实,忘却了自我,他在这美的迷狂中,体验到是一种酣醉迷离。古往今来,又有几人能到达李白的境界呢?

李白用醉酒得月来形容人与自然融合的生命喜悦。在《月下独酌》中,将这种超凡脱俗的酒神气质表现得更淋漓尽致。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在李白的诗歌中体现的就远不只是酒本身,而是一种宣泄,一种气势。由此可以看出源于道家的酒神气质,连接的是人与自然,从而获得心灵的自由,感悟生命。他极力追求超越生命力的完美人生。《将进酒》是李白咏酒诗的代表作,全篇大起大落,大开大合,纵横捭阖,气象不凡,以一种震动古今的气势与力量,情感抒发淋漓尽致。诗中的乐观态度与自我肯定,全篇的整体氛围无疑是酒神式的。

诗酒精神强调自我的感受,强调自己与他人以及外部世界前所未有的融合和统一,产生的一种忘我和迷狂的快乐,进入自己理想的精神境界。李白将自己的感情,个性全部烙印在诗歌中,随处可见自我表现的主观色彩。他进京求官,酒后就宣称: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!”政治上失意了,就说: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。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”行路遇阻时,就高呼: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

他的诗,偏爱于纵横驰骋、随意抒写。如《蜀道难》把情感一步步推向高潮,给人一种震撼的美感。使用夸张,借助非现实的神话和惊人的想象力,如“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”,“危楼高百尺,手可摘星辰”,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。正如余光中评价:“酒入豪肠,七分酿成了月光,剩下三分啸成剑气。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”。

李白的诗歌体现了他豁达的生死观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 ?”“生者为过客,死者为归人。天地一逆旅,同悲万古尘。”

而对于李白而言,只有饮酒,在酒神状态中才能忘却死生,才能忘却尘世荣辱。因而获得了最大的快乐,虽然这是一种笑中带泪的快乐。在迷醉中狂歌且舞,在痛苦前悲怆流涕。李白内心是压抑的,酒后短暂的快感以使他保有面对人生的勇气。饮酒不仅仅是消愁,也不仅仅是追求缥缈的梦幻的仙境,而是诗人创作的催化剂和灵感的源泉。如果没有饮酒,也许李白就没有那么多鬼斧神工之作。

李白的山水诗中少有小桥流水之作,而多惊心动魄之景,这跟诗人极度的自负、狂狷人格是相吻合的。李白用他那生花妙笔描绘祖国的壮丽的山川,何尝不是诗人放荡不羁心灵的自由歌唱。李白的诗歌交织着日神精神的“梦”与酒神精神的“醉”,不放弃人生的欢乐,不回避人生的痛苦,有着永恒的艺术魅力。总之,对于李白而言,其整个人生都在追求一种“醉”后复归自然的原始快乐。没有酒就没有那些激情昂扬的千古诗句。诗与酒的相互作用,形成了李白所独特的酒神精神。酒赋予他灵感,酒赋予他生命,在酒中他获得了生命的价值。


名人与酒
推荐新闻

热线电话:400-9697689     Q Q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邮箱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版权所有:贵州省仁怀市道醇酒业销售股份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贵州永恒光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