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2月03日 星期五 搜索 | 加入收藏 | 设为首页

李白--斗酒诗百篇
2020-06-19 16:32:23 来源: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公司

李白--斗酒诗百篇

人物简介

李白(701年—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又号谪仙人”。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被后人誉为“诗仙”。与杜甫并称为李杜”,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小李杜”区别,杜甫与李白又合称“大李杜”。其人爽朗大方,爱饮酒作诗,喜交友。

李白有《李太白集》传世,诗作中多以醉时写的,代表作有《望庐山瀑布》、《行路难》、《蜀道难》、《将进酒》、《越女词》、《早发白帝城》等多首。李白所作词赋,人已有传记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,就其开创意义及艺术成就而言,“李白词”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。

图片2.png 

斗酒诗百篇

在唐代的诗人中,嗜酒之人甚多,其中最负盛名的当数李白。这位千古诗才被后世人称为“酒仙”。李白祖籍陇西,先祖曾因罪流徙至西域,其父后回迁至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二十五岁时,李白离开蜀地出门远游。天宝初年,供奉翰林,仅一年余,便离开长安。安之乱时,曾为李璘幕僚,牵连坐罪,被流放夜郎,中途遇赦乃还。晚年四处飘零,生活困顿,在当涂逝世。

青少年时期的李白,在蜀地游学读书,受到了道家思想的熏染,喜好探幽访胜,寻仙求道。《访戴天山道士不遇》说的是少年李白寻访道士不遇,独倚松树,内心惆怅的意绪无处排解之事。李白的寻道行为,原因不只在于时代环境的影响,与其豪迈不羁,观奇书,好剑术,喜结交奇人才士的性格不无关系。而执著于探幽访胜,则是源于李白的对神仙世界的向往,他有诗写道:“蜀国多仙山,峨眉邈难匹。周流试登览,绝怪安可悉。青冥倚天开,彩错疑画出。泠然紫霞赏,果得锦囊术。云间吟琼箫,石上弄宝瑟。平生有微尚,欢笑自此毕。烟容如在颜,尘累忽相失。倘逢骑羊子,携手凌白日。”(《登峨眉山》)青年李白说自己平生素有修道学仙的愿望,希望能摆脱尘世的牵累,如若能遇到骑羊的仙人,愿与其携手凌跨白日。二十五岁时,李白怀抱“四方之志”,出蜀远游,历时十七年之久。他在全国各地历访名山、道观,结交奇人才士。

李白亲近自然,喜欢神仙道教,但同时有着强烈的入世激情,他对自己的才能十分自信希望能够在政治上一显身手。但李白并不打算和当时的读书人一样,以参加科举考试的方式跻身仕途,而是通过广泛地结交名人,进行诗文的投赠,培养自己的声誉,以博取上层社会的关注,给予不平常的提拔。入京之前,李白曾客居东鲁任城,在齐鲁之地风土人情的感染之下,他对酒抒怀,临风写志,作诗曰:“兰陵美酒郁金香,玉碗盛来琥珀光。但使主人能醉客,不知何处是他乡。”(《客中作》)。在诗中,李白以轻快的笔调,歌颂了兰陵美酒。兰陵美酒因产于兰陵县(今属山东临沂)而得名,是山东地方传统美酒之一,其酿制历史可以追溯至春秋时代,由郁金酿制而成,酒色呈琥珀光泽,酒香浓郁袭人。在这色香味俱全的兰陵美酒面前,李白写诗以助酒兴,遣豪情于字里行间,流露出自己对人生休戚的感叹。

天宝元年(742),在玉真公主与贺知章的推荐下,李白应诏入宫面圣,唐玄宗令其供奉翰林。在准备入京前,李白与寄居在东鲁任城的家人作别,乘酒兴而作诗,曰:“白酒新熟山中归,黄鸡啄黍秋正肥。呼童烹鸡酌白酒,儿女嬉笑牵人衣。高歌取醉欲自慰,起舞落日争光辉。游说万乘苦不早,著鞭跨马涉远道。会稽愚妇轻买臣,余亦辞家西入秦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”(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)当时白酒新熟,鸡肉肥美的新秋时节,李白接到征召文书,从山中归来,入家烹鸡畅饮,享受着儿女牵衣的天伦之乐。他借汉代朱买臣的故事,对轻视自己的人示以漠然,抒发自己不甘没于蓬蒿之间,希冀进京建功立业的信心,并在狂喜的情态和豪言壮语之中,宣泄出自己的澎湃激情。在宫中,李白作为应诏填词的侍从之臣,是唐玄宗近身侍奉的御用文人。天宝年间的唐玄宗宠信李林甫、杨国忠等奸臣,只把李白看作是文学弄臣,不曾有过重用之心。原本踌躇满志的李白也发现自己与权贵之间格格不入。“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唯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长照金樽里。”(《把酒问月》)这首诗正是李白此时失意处境的写照,冷遇、失望、孤独,这些情绪堆积在李白的心中,让他感受到了毫无立锥之地的苦楚。天宝三年(744),因受谗言,李白被赐金放归。在长安的经历,让李白遭受到沉重的打击,为世所弃产生的孤独与迷茫,“穷愁千万端,美酒三百杯。愁多酒虽少,酒倾愁不来。所以知酒圣,酒酣心自开。”(《月下独酌•其四》)为了宣泄内心的苦闷与悲愤,他举杯痛饮,希望倒空心中的愁绪,盛满人生的喜乐。

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间,李白继续在全国各地漫游,以诗酒自适。天宝十四年(755),安史之乱爆发,永王李璘由江陵率师东下,怀揣报效国家志愿的李白成了他的幕僚。不料后来李璘起兵作乱失败,李白也受其牵累获罪,被贬流放夜郎,幸而途中遇赦得还。晚年的李白虽有报国之愿,却无报国之门,过着四处飘零的穷困生活,最后因病死于当途。

李白不但有嗜酒行为,还有一套非常独特的爱酒理论,他说:“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。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天地既爱酒,爱酒不愧天。”(《月下独酌•其二》)李白是一个极富政治热情的诗人,他的一生都在出世和入世之间挣扎。大唐的盛世赋予其自信与豪情,让他有了积极入仕、建功立业、济世安邦的政治理想。

同时,李白又是一个自由不羁、个性极强的人,在他的身上既有飞扬跋扈的狂热精神,又有青春浪漫的享乐意识,还有狂放傲世的叛逆精神,这些都注定了他与那些权贵格格不哪怕理想不能实现,他也不想去巴结那些人、他不愿以自己的理想与自由为代价去换取荣华富贵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(《将进酒》),他毅然决然选择了傲然出世。他喜好负剑游侠,探幽访胜,求仙入道。注重人的个体自然天性,强调绝对真实,认为人不应该为了什么目的而变得虚伪,让自己表里不一。人的价值在内,不在外,要安于自身的条件,相信自己,寻找真我,排除假我,才能将自己从世俗的桎梏中解脱出来,获取真正生命性情上的快乐。怀才不遇的李白,感叹岁月蹉跎,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能力与才华,他说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”(《将进酒》)在洋溢着豪情壮志的言语中,既有怀才不遇的感叹,又有乐观通达的情怀。在酒的世界中,李白好似寻找到了自己的归宿,进入了一个与俗世完全不同的世界。“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”(《月下独酌•其二》)。面对人生的欢喜忧悲,李白选择了“人生飘忽百年内,且须酣畅万古情”(《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)与“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”(《行路难》)。他和单纯嗜酒的酒徒不同,他以酒为迹,以诗为意,将失意与得意俱载于酒杯之中。酒使他的生命得以张扬,使得他的生命得以安顿。


名人与酒
推荐新闻

热线电话:400-9697689     Q Q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邮箱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版权所有:贵州省仁怀市道醇酒业销售股份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贵州永恒光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