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2月03日 星期五 搜索 | 加入收藏 | 设为首页

庄子--饮酒以乐
2020-06-19 16:20:04 来源: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公司

庄子--饮酒以乐

人物简介

庄子,姓庄,名周,战国时期宋国蒙人。战国中期道家学派代表人物,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文学家,庄学的创立者,与老子并称老庄”。

因崇尚自由而不应楚威王之聘,担任过宋国地方的漆园吏,史称“漆园傲吏”,被誉为地方官吏之楷模。最早提出的“内圣外王”思想对儒家影响深远。洞悉易理,指出《易》以道阴阳,其“三籁”思想与《易经三才之道相合。其文想象力极为丰富,语言运用自如,灵活多变,能把微妙难言的哲理说得引人入胜。代表作品为《庄子》,其中名篇有《逍遥游》、《齐物论》、《养生主》等。其作品被称为“文学的哲学,哲学的文学”。

据传庄子尝隐居南华山,卒葬南华山,故唐玄宗天宝初,被诏封为南华真人,其书《庄子》被奉为《南华真经》。

图片1.png 

主要影响

哲学

庄子在哲学思想上继承和发展了老子“道法自然”的思想观点,使道家真正成为一个学派,他自己也成为了道家的重要代表人物,与老子并称“道家之祖”。庄子之学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,故其著书十余万字,大多都是寓言,如其中的《渔父》《盗跖》《胠箧》等篇,都是用来辨明老子的主张的。他把“贵生”“为我”引向“达生”“忘我”,归结为天然的道我合一。

文学

庄子一生著书十余万言,他和他的门人著有《庄子》(被道教奉为《南华经》)。这部文献的出现,标志着在战国时代,中国的哲学思想和文学语言,已经发展到非常玄远、高深的水平,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瑰宝。因此,庄子不但是中国哲学史上一位著名的思想家,同时也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位杰出的文学家。无论在哲学思想方面,还是文学语言方面,他都给予了中国历代的思想家和文学家以深刻的,巨大的影响,在中国思想史、文学史上都有极重要的地位。

主要作品

《庄子》

庄子的作品被编入《庄子》一书。《庄子》约成书于先秦时期。司马迁说庄子著书十万余言,《汉书·艺文志》著录五十二篇,而今本《庄子》仅三十三篇六万五千多字,分内篇、外篇、杂篇三部分。其中内篇七篇:《逍遥游》《齐物论》《养生主》《人间世》《德充符》《大宗师》《应帝王》;外篇十五篇:《骈拇》《马蹄》《胠箧》《在宥》《天地》《天道》《天运》《刻意》《缮性》《秋水》《至乐》《达生》《山木》《田子方》《知北游》;杂篇十一篇:《庚桑楚》《徐无鬼》《则阳》《外物》《寓言》《让王》《盗跖》《说剑》《渔父》《列御寇》《天下》。

《汉书·艺文志》载《庄子》五十二篇,而今所传三十三篇,可能是在晋代郭象注《庄子》删去了。这三十三篇已经郭象整理,篇目章节与汉代亦有不同。

以前一般认为《庄子》全部为庄子所著。从宋代起,这种看法受到质疑。后来一般认为内篇的七篇文字是庄子所写,外篇十五篇或为庄子的弟子们所写,或者是庄子与他的弟子一起合作写成的,它反映的是庄子真实的思想;杂篇十一篇的情形就要复杂些,应当是庄子学派所写,有一些篇幅就认为或不是庄子学派所有的思想,如《盗跖》《说剑》等。

庄周梦蝶

庄周梦蝶故事出自《庄子·齐物论》,说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,飘飘荡荡,十分轻松惬意。他这时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本是庄周。

过一会儿,他醒来了,惊惶不定之间,对自己还是庄周感到十分惊奇疑惑。他认真地想了又想,不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呢,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。

最后他说,庄周与蝴蝶那必定是有区别的,这就可叫作物、我的交合与变化。

饮酒以乐

在战国时期,针对儒家提出的酒礼”与酒德”理论、庄子提出了不同的看法。在《庄子·人间世》中有:以礼饮酒者。始乎治,常卒乎乱,大至则多奇乐。凡事亦然,始乎谅,常卒乎鄙;其作始也简,其将毕也必巨。”庄子以饮酒为例,说凡事初始都看似简单,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常常繁杂得多。在庄子看来,按照礼节饮酒的人,开始时都是规规矩矩的,结束时却总是言行失仪,一片混乱,待喝到极点时,更是放纵淫乐,荒诞无度。哪柏时至今日,在酒桌上,这种混乱场景也是屡见不鲜的,庄子批判的重点并不是饮酒的行为,而是“酒礼”的虚假。儒家以“礼”来约束饮酒者的行为,但看起来效果并不怎么理想。

庄子的饮酒观又是怎样的呢在《庄子·渔父》中,庄子借渔父之口,说“其用于人理也,事亲则慈孝,事君则忠贞,饮酒则欢乐,处丧则悲哀。忠贞以功为主,饮酒以乐为主,处丧以哀为主,事亲以适为主。功成之美,无一其迹矣。事亲以适,不论所以矣;饮酒以乐,不选其具矣;处丧以哀,无问其礼矣”。《庄子·渔父》篇的主旨在于阐释道家的“法天贵真”思想,认为“精诚之至”是谓“真”,“真”是一种专一而诚恳的极致状态,真诚与真实的人内外一致,没有任何虚伪的言行。关于饮酒,庄子提到了饮酒则欢乐,不选其具,针对儒家的礼乐之制,他指出其本质是人为设置的符合某些人要求的规则,言听计从地遵循这些繁文缛节,只会让人苦心劳形以致失去本真。在他看来,人的本性受于自然,如果拘泥于世俗要求的礼节,反倒失去了本真,变得庸庸碌碌,不能知足,故庄子强调人之饮酒亦当以真为主,饮酒之时能使人情绪高涨,那么就顺应这种真实的内心感受,不要在意酒具的好坏、礼仪之制的束缚,保持本真的快乐就好了。

事实上,很多时候,饮酒都是在完成应酬世俗的礼节,虽然饮酒的目的也各有不同,但多是为了名利交接而饮,这种情况下的饮酒,夹杂着明显的功利心理。如此机关算尽、各怀心事的饮酒早已丧失了自觉自愿的真诚,毫无“真”可言,为庄子所不齿。在庄子那里,酒应当是欢乐的媒介,通过饮洒,放松身体,舒缓情绪,渐而满足白己的精神需求,而不要为世俗的礼节与功利心理所牵绊,内心失去真诚,唯有这样才能真正体会到饮酒的快乐

庄子说到了酒的妙用,即“醉者神全”。《庄子·达生》曰:“夫醉者之坠车,虽疾不死,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,其神全也。乘亦不知也,坠亦不知也,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,是故忤物而不慑。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,而况得全于天乎圣人藏于天,故莫之能伤也。”这里讲的“神全”,简单说来就是精神凝聚。庄子认为醉酒者的骨骼与常人无异,但在酒精的麻醉作用下,他的精神得以暂时性地保全,因而,无论乘车或是坠车都没有一般人的知觉,惊惧之类的情绪也不在他的心中,即便是遭遇坠车的意外,也只会受伤不至于摔死。对此,北宋文豪苏轼深感于心,他在诗文中写道:惟有醉时真空洞了无疑。坠车终无伤庄叟不吾欺。(《和陶渊明饮酒二十首·其十二》)在这里,苏轼认为庄子“醉者神全”的理论讲的就是一个“真”字。但庄子用这个例子所要表达的思想却不止于此,他后面接着又说:“彼得全于酒而犹若是,而况得全于天乎圣人藏于天,故莫之能伤也。”醉酒者得益于饮酒,使自己的精神不分散,忘却身外之物,体验到了“神全”的境界,更何况是得全天道的圣人,圣一人与道相合,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得了他。所以“神全”是一种内而忘我,外而忘物的理想的状态,这与“物我两忘”的境界是相融通的。

 

 


名人与酒
推荐新闻

热线电话:400-9697689     Q Q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邮箱:2511667396@qq.com     版权所有:贵州省仁怀市道醇酒业销售股份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贵州永恒光科技有限公司